首頁 >> 各地 >> 人文華東
浙江紹興發起中國近代文獻保護行動 浙江:近代文獻從深藏庫房到走入智慧書房
2019年07月22日 09:15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陸健 嚴紅楓 苗麗娜 字號
關鍵詞:紹興市;圖書館;出版;保護工程;整理

內容摘要:由浙江省紹興市倡議并實施的“中國近代文獻保護工程”首批成果日前出爐。

關鍵詞:紹興市;圖書館;出版;保護工程;整理

作者簡介:

  由浙江省紹興市倡議并實施的“中國近代文獻保護工程”首批成果日前出爐:文學卷已采集4.3萬種,經濟卷已采集1.6萬種,藝術卷已采集2800種,教育卷已采集2.9萬種,歷史地理類已采集2.5萬種,從中精選可出版1萬余冊……

  據悉,這是國內首個系統全面整理近代文獻的大型文化工程。按照出版規劃,紹興市計劃用10年至15年時間,在全球范圍內廣泛搜集從1840年到1949年的中國近代文獻并重新整理影印,涉及文學、經濟、政治、教育、藝術、史地、科技等各領域。中國出版協會理事長柳斌杰評價說,這個巨大的工程將為子孫后代留下一代文化人、出版人的印記,為中華文化寶庫再添珍寶。

  令出版界感到意外的是,主動承擔這個重量級文化工程的居然是紹興市的一家民營企業——浙江越生文化傳媒集團。“引入社會力量,通過更新觀念與實踐,為城市文化發展提供新的探索和嘗試。”在紹興市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徐荻看來,作為全國首批歷史文化名城,紹興如何做好傳統文化的保護、傳承和開發,既是彰顯一座城市文化擔當的時代使命,也是考驗一座城市如何將文化軟實力轉變成發展硬動能的前沿課題。實施“中國近代文獻保護工程”,無疑是一次精彩的破題之舉。

  填補文化保護“缺口”

  在越生美術館,記者看到敞亮的一樓展廳內,陳列著魯迅、蔡元培、秋瑾等近代文化名人像。展廳中央,展陳著各種珍稀版本的近代文獻。展廳右側是“中國近代文獻保護工程”展區,陳列著部分百年老書的今日模樣。有小說,如1917年出版、王理堂編著的《女學生》;有戲劇,如1920年出版、大悲著的《北京學生聯合會新劇團劇本》;有散文,如1920年出版,田壽昌、宗白華、郭沫若著的《三葉集》。新書保留了老書的原汁原味,大小、封面、內容均為影印出版,濃郁的時代風貌撲面而來。

  一百多年前,被稱為小型《四庫全書》的《四部叢刊》誕生了。這是中國現代出版史上規模最大、影響最深遠的古籍整理出版工程,也是著名出版家浙江人張元濟先生窮盡畢生之力,在中國文獻史上留下的輝煌篇章。

  然而,近代以來,我國出版業引入西方工藝,所采用的原料均為機械紙,其酸化極限不足百年,目前國內近代文獻原典紙質酸化嚴重,導致國內大部分圖書館不再對外借閱這一時期文獻。更嚴重的是,由于大量近代文獻散落在海內外為數眾多的圖書館內,至今沒有一家文化機構擁有一部相對系統完整的中國近代文獻資料。

  中國古代文學理論學會會長、華東師范大學教授胡曉明曾呼吁,中國近代文獻的保護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文獻史料的價值意義不言而喻,沒有相對完善的資料積累,學界就很難開展深入研究。但一些重要的典籍和歷史記憶,隨著時間推移,受紙質、印刷等條件的限制,受損日益嚴重,不少歷史記憶正隨著紙張的損毀而消失。

  “上演‘三千年未有之變局’的中國近代史,是中華文明從傳統向現代轉型的大時代。其中奔走呼號的學者有很多為紹興籍,今天我們理應接過‘接力棒’,繼承先賢未竟之志。”徐荻如是說。為此,紹興市專門成立項目工程推進小組,這在紹興文化建設史上尚屬首次。

  至此,多方力量匯集。由政府引導,“越生”牽頭,由國內多領域近代文獻權威學者領銜,以及近百家圖書館參與的“中國近代文獻保護工程”正式啟動,以期填補《四部叢刊》之后的近代文獻保護整理的斷層和空白。

  尋找全球文獻資源

  在“中國近代文獻保護工程”的初步出版榜單上,文學卷的詩歌、散文、小說、戲劇的首編已出版數百余種;教育、藝術、經濟等各卷的首編將于今年下半年陸續出版。

  “從目前文學卷的出版情況來看,至少有一半的品種是以前沒看到過的原書,有三分之一是只知道有書但從未看到過書。”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導師陳子善說,以劉廷芳的詩集《山雨》為例,當年這本書收錄進“風滿樓叢書”第三種,但叢書中的第一、二種散佚多年,此次文學卷收錄劉廷蔚的《山花》,正是當年叢書的第二種,能尋得此書實屬不易。

  大型叢書的編纂,對于出版人的勇氣、見識與耐力,是個嚴峻的考驗。“歷經千辛萬苦,說盡千言萬語,走遍千山萬水,想盡千方百計。”回想多年來的尋書經歷,公司負責人壽林芬感慨萬千。以一家民營企業之力,承托這樣浩大的文化工程,其難度可想而知。

  前些年,得知哈佛大學藏有大量近代文獻,團隊趕赴美國向對方申請文獻數據資料。由于事前缺乏充分溝通,在等待5天后,雙方才開始正式交流。同樣,在國內某圖書館,壽林芬第一次帶領團隊接洽時,對方只聽了5分鐘就走掉了。壽林芬很無奈,在學術界看來,民企做如此浩大的文化工程,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多虧了張元濟先生的《四部叢刊》,成了我們最好的‘外交書’。”壽林芬說。張元濟編著的《四部叢刊》全本存世極少,今人想一睹其全貌非常困難。前些年,“越生文化”聯合高等教育出版社,集國內多家圖書館所藏版本,歷時數年,影印出版《四部叢刊》,獲得學術界普遍認可。也正是這套重達1噸多的典籍,相繼打開了哈佛大學、北大、上海等多家圖書館的文獻庫房。

  “越生文化”對散佚世界各地的史料文獻進行重新整理印刷的做法,得到了國內相關領域權威學者們的支持。在工程啟動之初,北京大學博雅講席教授、原中文系主任、20世紀中國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陳平原應邀擔綱起文學卷編委會主任一職。經濟學家顧海良教授更是全力支持經濟卷的編纂工作,召集十余位青年學者參與選目工作。如今,已有近百位全國學者相繼加入中國近代文獻保護工程。

  近代文獻保護工程資料收集的難度較大,版本甄選復雜,以嚴復的《天演論》為例,版本雖然很多,但沒有幾家圖書館有《天演論》的初版本。對此,專家達成共識,以收錄初版和經典版本為主,全面精準呈現文獻的時代風貌。

  讓深藏庫房的文獻紙書走近大眾

  史料乃學術之本,沒有相對完善的資料積累,學界很難展開深入研究。在此意義上,存一代文獻,乃學者及出版人的共同責任。“整理文獻,最終是要解決藏與用的難題。”在“越生文化”,我們看到的保護工程計劃,不僅僅是影印出版近代文獻,而是要讓故紙活起來,讓文獻動起來,讓資源用起來。

  按照規劃,工程將推出3條產品線:第一條是影印出版。根據整理類編的進展,邊整理邊出版;第二條是數字化轉換。開發近代文獻數據庫及多種形態的閱讀產品,并以此為基礎,打造數字出版物交易平臺;第三條是出版百種“大家小書”經典閱讀書系。首批從近代文獻中挑選100位浙江近代學者的著作,其中紹興有30位,由國內相關領域權威學者撰寫面向大眾的通俗讀物。

  這意味著,深藏庫房多年的中國近代文獻紙書將集體走進互聯網時代。最近,一項由“越生文化”牽頭,名為“中國百強名社數字出版物交易閱讀平臺”的項目落地紹興市越城區。這一項目注冊資金達到1億元,其中越城區政府以文化產業基金方式出資2000萬元作為初始投入,同時引進社會資源共同開發建設。

  以近代文獻保護工程為基礎資源,平臺建成后,將設越生文獻數字資源產品、出版社電子新書、精品數據庫三塊主營業務,提供紙電一體化供應、數據庫交易、線上線下互動等一站式在線閱讀服務。

  “平臺在今年底上線之后,將有效整合各出版社、圖書館等資源,為線上交易、版權服務提供保障,打造互聯網上的高校圖書館、公共圖書館。”浙江越生文化傳媒集團副董事長錢周銘說,平臺進一步建成完善之后,將以手機客戶端和家庭電視屏幕為終端進行推送,為數以億計的家庭建立起“智慧書房”,讓優質的閱讀資源進入千家萬戶。

  (記者 陸健 嚴紅楓 通訊員 苗麗娜)

作者簡介

姓名:陸健 嚴紅楓 苗麗娜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河北11选5分布走势图-河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