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關系學
從孤立主義視角解析英國脫歐
2019年07月22日 09:0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白爽 劉成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英國自2016年6月公投決定脫歐后,三年來其進程一直波折不斷,舉步維艱。近期,歐盟各國首腦再度召開緊急峰會,同意將英國脫歐時間由先前約定的3月29日延至10月31日。此舉重新激起了英國國內對“二次公投”和取消脫歐的強烈呼聲,也讓英國脫歐局勢變得愈加撲朔迷離。自都鐸王朝以來,孤立主義一直是英國外交政策的一條主線,時隱時現地發生著作用。在這樣一個原則下,英國對歐政策更多是為迎合國家利益的一種無奈之舉。從歷史來看,英國從不認為自己屬于歐洲,這也決定了它不會真正從屬于歐盟。

  孤立主義在英國

  都鐸王朝是英國民族國家的形成時期。在亨利七世、亨利八世和伊麗莎白一世三代君主的統治下,英國的民族國家鑄造成熟。孤立主義外交思想在民族國家的框架內獲得發展,成為英國外交的傳統思想。其主要表現包括:在歐洲事務上,只要不涉及英國的根本利益,就盡量脫身世外,不卷入歐洲紛爭,主要通過和平外交的方式保持歐洲均勢;倘若歐洲出現了一個強國并威脅到英國安全,則聯合其他國家打擊這個最強者;保護海外殖民地,在全球謀取最大經貿利益。19世紀后期,“光榮(輝)孤立”的概念被提出并發揚光大。迪斯雷利、格拉斯頓和索爾茲伯里三位首相都是這一政策的有力推行者。在此期間,英帝國的擴張到達巔峰,英國與歐洲列強之間的矛盾或合作,基本圍繞帝國擴張和帝國安全展開。在對歐關系上力求合作但避免同盟,既想從歐洲大陸獲得利益,又不愿承擔同盟責任,已成為英國處理歐洲大陸事務的基本立場。

  19世紀英國的強大具有與生俱來的脆弱性,它必須依靠外部的資源來支撐自己的強大。因此,英國所奉行的孤立主義決不意味著不結盟與不合作,比如在克里米亞戰爭中聯合法國、土耳其對抗俄國;建立四國聯盟處理葡萄牙和西班牙的憲政危機;在1902年組建英日同盟等。正是這種結合不干涉主義、殖民主義與霸權主義的“孤立主義”,讓英國站上了世界權力的頂端。20世紀二三十年代,英國的綏靖政策實質上也是孤立主義外交政策的延續,通過和平與妥協的方式,使自己免于陷入歐洲及其他地區的戰火。二戰后的歐洲列強都已淪為二等國家,世界需要一個更加團結的歐洲。英國雖有實力擔當歐洲聯合的領導者,可它卻選擇了置身事外,轉而加入美國的“北約”以保護英聯邦貿易。正如丘吉爾所言,“我們是和歐洲在一起(with),而不是屬于它(of)。我們與它利害與共,但并不被它所吸納”。所以當法國、德國設計歐共體來振興本國經濟的時候,英國采取了抵觸和阻撓的態度。隨著英國實力的進一步衰弱,其與英聯邦及美國的關系也變得越來越脆弱,英國意識到必須打破“三環外交”的幻想,重新將注意力放回歐洲。1973年,英國不得不加入歐共體,但這并不意味著孤立主義的結束。

  英國對歐洲大陸缺少認同感

  在歐洲一體化進程中,英國一直與歐洲保持著若即若離的狀態。英國一邊從未放棄保持歐洲均勢的努力,試圖重新獲取歐洲事務的領導權與支配權;另一邊,英國政界和民眾仍懷有強烈的疑歐情緒,對英國加入歐共體的前景憂慮重重。僅在加入歐共體2年后,哈羅德·威爾遜領導的工黨政府就留歐問題舉行了歷史上第一次全民公投。投票率為64%,其中67.2%的民眾選擇留下。此時英國與歐共體的利益糾葛尚未完全暴露,反歐派卻已將英國的經濟衰退歸咎于歐洲的聯合。提醒英國不要為了歐洲的理想而犧牲自己的民族國家利益,這對于英國未來的發展將是災難性的。所以即便成為了歐共體的一員,英國也未全力投入歐洲事務,反而強調民族國家的獨立自主,拒絕加入《申根協定》和歐元區,反對歐洲防務一體化,并在涉及內政、司法、人權、社會事務等方面享有例外權。在處理國際事務上,英國還一再標榜“英美特殊關系”,包括支持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可見,英國似乎總在表明自己雖然身在歐盟,但又不愿與其為伍。這可以說是孤立主義外交傳統的另一種表現形態。

  英國獨特的國家特性決定了它的行動。法國經歷的是充滿暴力流血革命的跳躍式發展。德國則崇尚舊制度的安排,抗拒著周邊的傳統。英國的漸進式發展道路和制度安排有別于其他歐陸國家的運作模式,以至于其從本源上缺少對歐洲大陸的認同感和歸屬感,也不可能像法國、德國那樣對歐洲聯合保持持久的信念與責任感。從不列顛群島的東半部到世界頭號殖民帝國,英國有過任何一個歐陸國家都無法企及的輝煌成就。由此而生的優越感已經深嵌在英國人的腦海里,也使他們時刻保持著處理歐洲事務的傳統風格。所以在面對歐共體這個新生事物時,英國顯得謹慎且保守。英國的所作所為,包括強調政府間合作而非國家間聯合、盡可能避免承擔新義務、最大限度地保持英國的自由選擇權等,在維護本國利益的同時,也增加了歐盟內部的矛盾與隔閡。時隔41年,卡梅倫領導的保守黨政府再次舉行脫歐公投。面對身陷難民、歐債、恐襲等多重危機的歐盟,英國選擇了離開。脫歐行動的背后仍是英國孤立主義外交傳統的涌動。

  放棄孤立與回歸自我難抉擇

  英國曾是輝煌百年的“日不落帝國”,它從不認為自己屬于歐洲,也不希望出現一個能與之相抗衡的強大的歐洲;但歐洲大陸又是它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與戰友。在這樣尷尬的處境中,英國一次次變換著孤立主義的面孔。當歐洲一體化進程符合其國家利益時,英國是一個積極的推動者;反之其又會變成一個旁觀者甚至阻撓者。英國脫歐到底是喜是憂,定論為時尚早。一方面,脫歐的不確定性已經給英國帶來了可見的負面效應。政府威信受損、民意的撕裂、經濟增長放緩以及跨國企業的“出逃”等,脫歐從最初的政治事件正演變為一場社會危機。倫敦作為全球金融中心也受到沖擊。英國必須重新定位它的國際角色。另一方面,脫歐可能帶給英國更多的發展空間。擺脫了歐盟繁復的規章制度,不斷涌入的難民、移民,歐洲的單一市場和對歐洲經濟的援助義務,英國可以決定想要什么和不想要什么,可以更加自由開放地接近新興市場,比如與“盎格魯文化圈”和英聯邦國家簽訂更多的貿易協議,重塑自己的金融角色。歐盟則喪失了一位頗具實力的重要貢獻者,其國際影響力可能被削弱,歐盟的生存危機將會加重。但從另一角度來看,也許有助于法國、德國推動歐盟更深層次的一體化改革。

  英國再次走到命運的十字路口。究竟怎么往前走,取決于英國如何離開,以及與世界其他國家,包括中國在內的未來合作。英國與生俱來的孤立主義或許將伴隨始終。英國在歷史上所取得的挑戰傳統的創新成就,《大憲章》、光榮革命、工業革命等,也讓我們有理由相信,如果脫歐是一次失敗的選擇,它也許會引入另一個勝利的開端:比如促使英國收斂雄心重新認識自己的角色;幫助英國民眾找回在歐洲一體化及全球化進程中失去的安全感。無論如何,英國可以離開歐盟,但它離不開歐洲,更離不開世界。未來英國將如何抉擇,我們拭目以待。

 

  (作者單位:南京師范大學社會發展學院;南京大學歷史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白爽 劉成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陳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河北11选5分布走势图-河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