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管理學 >> 金融·投資
“大資管新政”與金融理性回歸服務實體經濟
2018年09月16日 11:12 來源:學習時報 作者:徐鵬程 字號
關鍵詞:金融業;金融機構;資產管理

內容摘要: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等部門于2018年4月27日聯合發布的《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業界稱為“大資管新政”,標志著金融資產管理業務進入強監管的時代,不僅為中國金融業發展帶來了新變化,更塑造了經濟發展的新格局。

關鍵詞:金融業;金融機構;資產管理

作者簡介:

 

  核心閱讀

 

  服務實體經濟是金融業的本源,規范和加強金融資產管理業務,可以更好地使金融業有效服務實體經濟,為此監管部門應當采取措施,促使金融理性回歸本源。

  金融資產管理業務近年來得到突飛猛進的發展,但由于長期缺乏統一的管理制度和監管機制,造成了許多嚴重的問題,最直接的后果之一就是影響到實體經濟的發展。

  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等部門于2018年4月27日聯合發布的《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業界稱為“大資管新政”,標志著金融資產管理業務進入強監管的時代,不僅為中國金融業發展帶來了新變化,更塑造了經濟發展的新格局。

  當前金融資產管理業務中存在的突出問題

  金融資產管理業務是近年來突飛猛進發展起來的一個新的業務領域,一開始主要是指公募基金,之后銀行理財、私募基金以及券商、信托公司、保險公司的資管業務等也加入進來。在“大資產新政”實施前,上述業務處于松散監管的狀態,存在著一系列不容忽視的問題。

  金融資產投資增長過快,金融業在國民經濟中占比越來越高。2001年至2005年間,金融業增加值約占GDP總量的4.4%,金融業“十二五”規劃將其目標值定為5%,而2016年這一比例達到了8.3%,遠高于規劃目標,也超過了同期主要發達國家的增長水平。據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7)》顯示:截至2016年末,剔除交叉持有的因素后,各行業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總規模達到60多萬億元。這一體量大體接近2017年前三季度GDP總量。目前,我國金融資產的規模達到了近450萬億元。

  金融資產管理業務收益高于實體經濟。金融資產發展速度過快的原因是大量資金向金融業不斷流入,而其背后則是金融業尤其是金融資產管理業務有較高的收益。由于結構性原因和歷史原因,實體經濟的一些領域已出現產能飽和,造成投資收益率下降,加上實體經濟面臨的其他一些困難,如原材料價格上漲、人工成本增加等,使投資實體經濟的吸引力降低。據上市公司發布的數據,近5年來金融業平均凈資產收益率約12%,而同期制造業平均凈資產收益率不到9%。在2017年中國企業500強排行榜中,有245家制造業企業上榜,從數量上看不算少,幾乎占到了一半,但其利潤總和僅為500強企業總利潤的19.5%,另外一半的非制造企業利潤占比超過80%,其中相當比例屬于金融企業。

  “分業經營、分業監管”模式下規避監管的現象較為普遍。中國長期實行“一行三會”的監管模式,其核心是“分業經營、分業監管”,雖然“一行三會”根據自身分工推出了許多加強金融監管的措施,其中針對金融資產管理業務的快速擴張也制定許多加強管理、控制風險的辦法,如《證券公司客戶資產管理業務管理辦法》《期貨公司資產管理業務試點辦法》《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戶資產管理業務試點辦法》等,但在分業監管的格局下,性質大體類似的金融資產管理業務被分割為若干個“子系統”,實行封閉式管理,不僅監管標準難以統一,而且難免出現重復監管或監管真空的問題。有些金融機構則善于鉆多頭監管的漏洞,在業務上打“擦邊球”,通過技術手段將自身風險予以低估,將風險抵御能力高估,形成“監管套利”,以此獲取不正當的額外利益。

  金融資產管理業務的過度創新加大了金融風險。金融資產管理業務本來是金融機構接受客戶委托、按照客戶需求和風險偏好制定的綜合性資產配置方案,其業務行為應該在與客戶約定的投資范圍內對受托資產進行投資,在這種業務模式下,只要金融機構盡職管理,客戶將承擔業務過程中的風險,金融機構不必作出剛性兌付的承諾。但是,當前我國金融資產管理業務中相當多的是類似銀行理財一類的產品,為吸引客戶,金融機構往往明確承諾或變相承諾客戶剛性兌付,這就使金融機構承擔了業務過程中可能發生的風險。同時,這一類理財產品往往是以資產池模式進行運作的,屬于短期資金的長期配置,這就導致理財產品的存續期與投資項目的運營周期不匹配,存在流動性風險。

  金融資產管理業務無序發展對實體經濟造成的不利影響

  貨幣資金“空轉”的現象加劇,實體經濟資金不足。大量資金涌向金融體系內,通過各種金融資產管理工具進行了“體內循環”,這種“空轉”對實體經濟的發展毫無幫助。資金大量進入股市、債市,或者以各種資產管理業務的形式套取高回報,擠壓了實體經濟的資金來源。以2017年二季度信托業的統計數據為例,該季度信托資金的74%流向了虛擬經濟而不是流向實體企業。

  中小企業、民營企業普遍面臨融資更加困難的問題,抑制了實體經濟的活力。在實體經濟中,中小企業、民營企業已經成為經濟增長和穩定就業的主要來源,也是經濟轉型升級的主要動力,但它們在金融方面獲得的支持也是最弱的,中小企業普遍存在資金緊缺的問題。由于經濟“脫實向虛”,加上金融資源的壟斷性,中小企業、民營企業更難以獲得銀行貸款,以民營企業為例,目前在商業銀行對全部企業的貸款中,國有企業的貸款余額占50%左右,但其產出占比僅30%,存在明顯的失衡。

  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進一步上升,實體經濟發展還面臨融資貴的問題。有一部分金融資本經過金融機構的體內循環,最后也得以流向實體經濟,比如先從商業銀行流到信托、基金公司等機構,再通過這些機構到達實體經濟,只是經過了數道“手續”后,資金的成本已經大為增加,一些金融機構利用企業急于得到資金的迫切心理,不僅通過信托、保險、券商、私募等多重包裝、多道程序故意賺取額外收益,而且還設置大量不合理的附加條件,這些都進一步推高了企業的融資成本,壓縮了實體經濟的利潤空間。

  實體經濟融資方式單一,增加了企業的杠桿率風險。以理財為代表的金融資產管理業務與銀行的表內資產沒有本質區別,二者只是在杠桿率上有明顯區分。銀行表內資產必須計提資本準備,出現表內風險時必須用資本金補償,因而它受到了資本充足率的制約,而理財等表外資產沒有這方面的要求。失去資本充足率的約束相當于提高了杠桿率,如果再承諾剛性兌付,這種杠桿率形同放大至無限,但金融機構不會獨自承擔杠桿率風險,大部分風險最終還是被轉嫁到企業身上,這就是企業杠桿率高企不下的根源。其實,對實體來說直接融資才是更好途徑,也就是通過發行股票、債券的方式去融資,而不是通過金融機構融資。但按照股市市值、企業債券余額和銀行貸款余額等存量法計算,2008年至2016年間,中國企業直接融資的存量比例僅為31.52%。

  實體經濟結構不合理,房地產加速金融化。房地產雖然也屬于實體經濟,但房子除具有居住功能外,還被人利用為炒作獲利的工具,這就使房地產成為一種特殊的實體經濟,與金融產品具有類似的特性。基于趨利的本性,金融資產也愿意流入房地產市場,2017年全國銀行新增貸款12.65萬億,房地產貸款就占到44.8%,將近一半。目前,房地產業創造的GDP只占總量的約5%,但它卻占有約25%的信貸資源。

  加強綜合性監管,促使金融理性回歸本源

  面對因金融資產管理業務膨脹式發展所帶來的種種問題,尤其是所造成的金融業服務實體經濟能力降低的問題,監管部門應加強監管,規范金融秩序,控制金融風險,引導金融業回歸服務實體經濟的本源。

  實施綜合性監管,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風險。中國之前長期實行分業監管模式,但金融業事實上已經在混業經營,面對多樣化的金融機構體系、復雜的金融產品體系、信息化的交易體系和更加開放的金融市場體系,金融監管體制也要進行新的改革,以跟上金融業發展的現狀。要按照十九大提出的金融改革框架,落實新的監管體制,建立并不斷完善新的綜合性金融監管體系,結束“混業經營、分業監管”的狀況。加強綜合性金融監管,首先要完善法規體系,強化金融信息系統建設,加強對不實金融信息的控制和治理,盡快補齊監管短板。對于備受社會各界關注的金融資產管理業務,要以“大資管新政”為開端,讓所有資管業務歸欄,不留監管盲區,通過嚴格監管塑造中國金融資管業的新生態,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為經濟發展創造良好的金融環境。

  加強政策引導,強化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從歷史經驗看,歷史上全球經濟中心發生的轉移根源在于各國實體經濟實力的消長,全球幾次大的金融風暴根源也都在經濟的“脫實入虛”,所以從國家戰略層面看,發展實體經濟始終是一個堅定不移的方向。當前,實體經濟尤其是制造業已經成為經濟大國爭奪的新戰略制高點,各國都深刻意識到唯有建立在實體經濟發展的堅實基礎上才能實現持續健康發展。十九大提出把發展經濟的著力點放在實體經濟上,把提高供給體系質量作為主攻方向,金融業要及時跟進國家宏觀戰略的部署,通過監督、管理和引導,讓更多的金融資產流向實體經濟。十九大以來這方面的工作已取得積極進展,2018年一季度,國內銀行業資產管理業務約16萬億元,其中44%投向債券及貨幣市場,17%投向債權項目,12%投向多層次資本市場,這些項目均與實體經濟相關,改變了以往“輕實重虛”的局面。監管部門應及時總結經驗,鼓勵金融機構服務實體經濟,解決在服務實體經濟中存在的一些問題,通過合理疏導、立法協同、政策鼓勵等措施,徹底扭轉以往存在的不合理現象。

  創新功能性監管,加強貨幣政策與宏觀審慎政策間的協調。當前,金融機構開展業務往往跨越不同的金融市場,各個行業和市場存在交叉現象,監管的難度本來就很大,而部分金融機構在開展業務中還存在亂加杠桿、多層嵌套等現象,增加了監管的復雜性。以往的金融監管以機構監管為主,為適應金融創新的需要,應加強專業領域歸口管理,就單一業務品種實現垂直化、一體化、穿透式監管,實現行為監管和功能監管。應加強監管協調,一方面處理好貨幣政策與宏觀審慎政策之間的調節和控制,另一方面加強對影子銀行、互聯網金融、金融控股公司等重點金融機構的監管,從宏觀和微觀兩個方面提高監管的有效性,及時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

  加強投資者教育,破除剛性兌付誤區。剛性兌付是金融資產管理業務面臨的最大問題之一,但打破剛性兌付又是一件復雜的事,僅靠金融機構的自身約束還難以順利實現。根據經驗判斷,在監管加強的情況下,資金面一般會面臨偏緊的局面,反映在金融資產管理業務上,容易出現不良率上升,違約的概率也隨之上升,投資者的不滿意情緒會相應增加,造成監管的復雜性。監管部門除管理和規范金融機構外,還承擔著投資者教育的任務,應通過各種形式宣傳,教育投資者對風險和投資收益都要有合理預期,使投資者和機構都明白“受人之托、代人理財”的真正含義,逐漸走出剛性兌付的認識誤區。

作者簡介

姓名:徐鵬程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河北11选5分布走势图-河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