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萃
【文萃】周序:“應試主義”的成因與高考改革的方向
2019年07月01日 13:45 來源:《內蒙古社會科學(漢文版)》2018年第4期 作者:周序 字號
關鍵詞:“應試主義”;高考公平;人文主義;命題技術

內容摘要:

關鍵詞:“應試主義”;高考公平;人文主義;命題技術

作者簡介:

  近幾年,新一輪的高考改革如火如荼。新一輪的高考改革雖然方案各異,但都不約而同地將焦點集中在了學生的綜合能力和素質上。高考改革的新方案意在發揮高考的“指揮棒”作用,將基礎教育從“應試教育”的路子上拉回到“素質教育”的軌道上來。然而,從“應試教育”向“素質教育”轉軌的呼聲已經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但多年來“應試教育”依然打而不倒,這些現象不能不引起我們的擔憂。

  一、“應試教育”和“應試主義”

  “應試教育”是我們經常使用的一個概念,但這一概念的內涵卻非常混亂,對“應試教育”的批判往往流于簡單化、情緒化。人們反感“應試教育”,絕不是因為教育當中有考試或者它針對考試,而是因為它采用了很多違反教育規律的做法,比如滿堂灌輸、題海戰術、死記硬背,并且貫穿于整個基礎教育的始終,對學生的健康成長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一方面,片面應試的現象幾乎成了整個基礎教育的核心工作,從考前的“短期沖刺”變成了貫穿整個基礎教育主線的長期行為,以至于“育人”的目的被遮蔽;另一方面,考試也不再只是教育的一個組成部分,而是從教育中外化出來,控制了教育的目的、內容和方向,應試成了教育的唯一追求。這種片面的目的往往通過滿堂灌輸、死記硬背、題海戰術等“僅僅對分數有幫助”的措施來實現。這樣一類“應試教育”,就時間而言已經不再是一種短期行為,就方法而言顯得過于僵化和機械,自然需要進行檢討和改進。為了與屬于短期沖刺的那一類“應試教育”相區分,筆者將后一種稱為“應試主義”。“應試教育”至少包含了中性和貶義兩種類型,其中短期的復習和沖刺行為屬于“應試教育”中的正常現象,不可避免,也無需苛責;而對我們的基礎教育造成危害,值得批判的是“應試教育”中的“應試主義”這一部分。

  史學方面的研究告訴我們,“應試主義”并不是一個“當代問題”,早在科舉時期,類似現象就已經普遍存在了。科舉時期的“應試教育”并沒有停留在一個正常的、可以接受的范圍之內,而是屬于典型的“應試主義”了。其嚴重程度與今日相比也不遑多讓。

  二、異化的公平觀是造成“應試主義”的社會大環境

  考試和推薦自古就是兩種最主要的人才選拔方式。表面上看,推薦能夠比考試更加全面地衡量一個人的綜合素質,但從古至今,推薦制度始終沒有在人才選拔方面體現出積極的效果。推薦制度之所以頻頻招來反對之聲,就是因為它無法避免“關系”“人情”的影響。從而使人才選拔在一個不公平的環境中進行。當然,即便采取考試制度,“關系”“人情”的影響也不能完全消除,但考試制度相比于推薦制度來說,其優勢在于它將文化資本推到了第一位。所以說,考試制度之所以戰勝了推薦制度在當今社會持續沿用,是因為它使“關系”“人情”對人才選拔的干擾降到了最低,因而最為貼近民眾對“公平”的訴求。

  雖然公平和平等兩個概念之間存在著明顯的區別,但在社會誠信缺失的大環境中,向往平等,甚至甘愿以平等來代替公平的心態是如此之普遍。正是這種心態,成為人們看重分數、競相追逐分數的文化觀念基礎。

  當我們用“平等”來彰顯“公平”的時候,道德意蘊也好,倫理關懷也罷,便都隨之喪失。這個時候公平就已經被異化了。在這種異化的公平觀的影響下,高考分數被捧上神壇,它既是高校錄取的依據,也是學生能力的象征,還是社會公平的化身。

  歸根結底,“應試主義”實際上是我們追求公平但公平卻在追求的過程中被異化的結果,這一異化之所以產生,其根源不在于教育本身,而在于講關系、重人情的社會文化。而成為“應試主義”直接助推手的“分數面前人人平等”,只不過是人們為了彌補這一社會誠信缺失而采取的一個無可奈何的方案而已。

  三、人文主義不是改革“應試主義”的良方

  由于“應試主義”的突出特點是操作機械、僵化,將分數作為直接和終極的追求,因此有人提出,可以從人文主義教育思想當中去探索改革“應試主義”的出路。

  人文主義教育思想看起來無比美好,但其主張卻顯得模糊而空洞。人文主義教育“關注的不是‘短平快’的教學效果,不是知識點和‘提分’,而是學會學習和合作、閱讀習慣的養成、知識系統的構建、反思和批判能力等等”。人文主義教育的這一特點與學生們的現實需求存在明顯沖突。

  人文主義教育在美國似乎取得了成功。讓我們對其心向往之。但正如前文所說,任何教育現象都植根于特定的社會文化背景當中。在美國社會,關系、人情相對淡薄、社會誠信度較高,人文主義教育所看重的綜合素養、道德品質、活動經歷等無法用考試分數來體現的內容,可以通過校長推薦信、社會實踐證明等納入到招生選拔過程當中,并且不會招致人們的普遍質疑

  但在社會誠信度還不夠高的中國,卻很可能出現課外活動弄虛作假,幫助他人的經歷依靠錢權交易獲得的現象。文化大環境的不同,導致人文主義教育面臨著“橘生淮北則為枳”的尷尬。因此,試圖通過人文主義對基礎教育進行改造,從而破解“應試主義”,這條道路是很難走得通的。

  四、破解“應試主義”應加強高考命題技術改革

  任何試圖弱化應試的改革思路都注定不可能取得成功。我們應當承認應試的合理性并努力將其導入正軌,讓學生用一種相對來說更符合教育規律的、合理的方式來應試,避免僵化的、機械的“應試主義”現象的出現。具體地說,我們不是讓學生通過滿堂灌輸、題海戰術、死記硬背、套用解題模板之類的方法來應試,而是應該讓他們通過切實提高自身綜合能力和素質的方式來應試。

  破解“應試主義”的關鍵并不在于學生應試的內容是什么,而在于學生能否用符合教育規律的方式來應試。“應試主義”泛濫的直接原因并不在于命題對哪些知識賦予多大的分值,而在于命出什么樣的題,也就是命題技術、命題質量是否可靠,能否把通過應試技巧來作答的方式排除在外。

  只有命題技術不斷更新完善,才可能對學生的綜合能力和素質做出一個相對真實的考查;只有在應試技巧不管用的情況下,教學重心才可能轉移到學生的綜合能力、素質上去。當我們有了過硬的命題技術,編制出了高質量的高考試卷,讓學生無法按照“模板”來寫作文,無法根據“套路”來做論述,無法用各種應試技術、技巧來獲取分數的時候,那么課堂教學當中的滿堂灌輸自然就失去了意義,課后的死記硬背和題海戰術也就沒有了效用。

  總之,當我們身處人情社會,受困于拉關系、講人情、迎送往來的時候,憑分錄取就不可避免;而學生想上大學的動機又無可指責,因此對其應試行為也難以進行苛責。這個時候,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讓學生的“分數”能夠與其“能力”“素質”實現對接,而不是“分數”和“應試技巧”的對接。所以,基礎教育的出路不在于批判和否定應試,而是讓學生通過更加科學、合理的方式來應試;不是要打倒“應試教育”,而是要使廣大考生應試的需求和全面發展的需求能夠統一起來,以避免“應試主義”的出現。在這方面,顯然不能寄望于“人文主義”的浪漫情懷,而高考命題技術的革新應該大有可為。

  (作者單位:上饒師范學院,廈門大學高等教育發展研究中心。《內蒙古社會科學(漢文版)》2018年第4期。中國社會科學網 李中平/摘)

作者簡介

姓名:周序 工作單位:上饒師范學院,廈門大學高等教育發展研究中心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河北11选5分布走势图-河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