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教育學 >> 學前教育
楊寧:學前教育專業知識生產的困境
2019年07月23日 11:16 來源:《中國教育學刊》2018年第12期 作者:楊寧 字號
關鍵詞:學前教育專業;知識生產;模式2;主體方法論

內容摘要:基于契合模式2的潛在優勢,提出學前教育專業知識生產問題和困境的破解路徑:根本改變現有人才培養體系;樹立方法意識,努力構建學前教育的主體方法論;提倡反思意識,樹立文化自信。

關鍵詞:學前教育專業;知識生產;模式2;主體方法論

作者簡介:

  原標題:學前教育專業知識生產的問題、困境與破解路徑

  作者簡介:楊寧,華南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教授,博士(廣東 廣州 510631)。

  內容提要:借助英國學者吉本斯的知識生產模式2理論對大學學前教育專業的知識生產進行分析,提出學前教育專業知識生產具有模式2的諸多特點,如典型地表現出超學科性,內生地具有經驗性、內隱性、個體性和情境性,兼具社會彌散性、社會問責和反思性。同時,與相關專業的知識生產相比,學前教育專業知識生產呈現出某些特有的問題甚至困境,如缺少文化自覺,學科自身遭遇結構性問題,無法達到“高深知識”生產的程度,缺少學術表達的途徑,需要借鑒多學科研究方法等。基于契合模式2的潛在優勢,提出學前教育專業知識生產問題和困境的破解路徑:根本改變現有人才培養體系;樹立方法意識,努力構建學前教育的主體方法論;提倡反思意識,樹立文化自信。

  關 鍵 詞:學前教育專業 知識生產 模式2 主體方法論

  大學是知識生產的最主要場所之一,大學學前教育專業無疑是學前教育知識生產的最主要場所。與相關專業的知識生產相比,學前教育專業的知識生產呈現出某些特有的問題與困境,例如:學術生態惡劣、缺乏高質量產出、缺乏學術表達途徑、缺少學術話語權等。這些問題又與學前教育專業本身存在的結構性矛盾、方法論意識淡薄、實證研究困難和理論薄弱等問題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而學前教育專業內生地具有的實踐性、經驗性、內隱性和情境性的特點又極大加劇了這些矛盾,凸顯出學前教育專業知識生產的深刻危機。在學前師范教育轉型和迅速發展的今天,這些問題與困境已經成為嚴重制約學前教育專業發展的重大障礙。本文借助英國學者邁克爾·吉本斯(M.Gibbons)等人的知識生產模式2理論對學前教育專業知識生產的特點、問題與困境進行了系統分析,并對問題的破解路徑進行了初步探討。

  一、知識生產的范式轉變

  1994年,英國學者吉本斯等在《知識生產的新模式:當代社會科學與研究的動力學》一書中提出了知識生產的新模式理論。吉本斯提出:“我們熟知的知識生產模式之外,正在浮現出一種新的知識生產模式。這種新的知識生產模式影響十分廣泛,不僅影響生產什么知識,還影響知識如何生產、知識探索所置身的情境、知識組織的方式、知識的獎勵體制、知識的質量監控機制等等。”[1]1吉本斯這里所說的人們熟知的知識生產模式就是指知識生產模式l,或者傳統的知識生產模式,而正在浮現的、新的知識生產模式則被稱為知識生產模式2。模式1是指以德國洪堡大學為代表的近代大學形成的知識生產方式,主要是牛頓以來的科學知識的生產、管理、表征和傳播方式,也是基礎的、純粹的、制度化的和同質的科學研究方式。概括而言,模式1知識生產是基于學科的,或者說是“在一種學科的、主要是認知的語境中進行”。[1]2而模式2是在模式1的基礎上逐漸形成的,是在應用環境中,以跨學科方式進行的知識生產方式。

  知識生產模式2不同于傳統的知識生產模式l,它具有以下特征。一是情境性。模式2知識生產是在更大范圍內的多種因素的結果,涉及實業、政府、各類人等,面臨不斷的談判和社會協商,以取得利益一致。二是跨學科性。模式2知識生產由于更多的源于解決實際情境中的具體問題,超越了單一的學科范疇,需要多學科動態地交互作用,因此具有天然的跨學科性質。吉本斯認為跨學科是模式2知識生產的首要形式。“模式2知識生產打破了學科界限,形成大學與社會和市場的良性互動,更為重要的是,大量的跨學科研究開始進入大學,成為學科整合的顯著標志和重要方法,致使科學研究日益呈現多元化、多視角的繁榮發展景象。”[2]三是異質性和組織多樣性。今天,知識生產的場所和來源日趨多元化,呈現分布式特征。經典意義上的大學已經不再是知識生產的唯一場所,學校以外的機構,如政府部門、社會組織、企業的實驗室或研究部門、咨詢機構等都出于自身的需要參與知識的生產過程。同時,知識背景和訓練各異的知識生產者隨著不斷出現的新問題而進行合作,知識生產團隊往往異質性很強,知識生產的場所和從業者呈現出“社會彌散或社會分布”(Socially Distributed Knowledge)和異質性的特征。四是關注社會責任與反思性。“由于知識彌散于社會,知識的生產直接關系到公眾的利益,因此,社會問責已經滲透到知識生產的整個進程之中。這不僅反映在對于研究結果的闡釋和傳播中,還體現在對問題的定義以及對研究優先次序的設置上。”[3]

  吉本斯進一步指出:大學科學研究正在分裂為模式1和模式2兩種方式,并逐漸走向模式2。而且,模式2不僅存在于自然科學領域,也廣泛存在于社會科學和人文科學領域。吉本斯的模式2知識生產觀對理解現代大學的知識生產提供了新的視角,也較為準確地把握了現代知識生產方式的變遷特征,但引發了諸多質疑和爭論,如模式1和模式2的區分是否合理?二者究竟有沒有明晰的界限?值得注意的是,模式2的分析框架已經被越來越多的研究者用于當代社會特別是大學知識生產的轉型。

  二、學前教育專業知識生產的特點

  本文中的學前教育專業是指大學特別是高等師范院校的學前教育專業。高校學前教育專業無論從學生培養、論文發表、著作出版還是國際學術交流等方面來看都已經是我國學前教育專業知識生產的最主要場所。

  從學科角度看,學前教育專業是教育學下的二級學科。學前教育專業的知識生產旨在:“指導學前教育實踐,解決學前教育實踐中的問題;探索學前教育的新知識,揭示學前教育的規律;為教育決策提供科學依據,影響學前教育政策。”[4]然而,令人遺憾的是,這三個使命的達成都是比較薄弱的,即使是許多實踐取向的學前教育方案也往往缺乏清晰的理論建構和長期的實驗研究支持。同時,從學科歷史追溯來看,學前教育專業的知識生產與教育學的知識生產也有著巨大差異,教育學學科起源是理論導向的,其知識生產更多符合模式1的特征。而學前教育學科的起源更多是實踐或社會導向的。近現代意義上的公共學前教育是工業革命和空想社會主義思想的產物,其目的在于解決產業工人和社會的后顧之憂,主要任務是為工作的母親看護和照料幼兒,兼有慈善救濟和福利性質。這不僅形塑了學前教育知識生產的主要特點,也為其存在的問題埋下了伏筆。盡管隨著社會的發展,今天的學前教育已遠遠超越簡單看護的功能,無論在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均已納入國民教育體系,成為基礎教育的基礎,但作為學科的學前教育與教育學其他二級學科相比是比較“另類”的,幾乎一開始就是一門實踐性極強的“學科”。也可以說學前教育專業的知識生產一開始就與模式l古典大學象牙塔似的知識生產有很大距離,而相對比較契合模式2的特點。

作者簡介

姓名:楊寧 工作單位:華南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

職稱: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河北11选5分布走势图-河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