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跨學科
“茶葉之路”:文明交流互鑒中的現實意義
2019年07月19日 14:43 來源:《學習時報》 作者:董恒宇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茶葉之路”是一條橫跨歐亞大陸的萬里商道,距今有300多年歷史了。同有2000多年歷史,盡人皆知的“絲綢之路”相比,“茶葉之路”較少人知道。“茶葉之路”綿延1.3萬公里,途經中、蒙、俄的200多座城市。當年,“旅蒙俄商”從南方福建、兩湖等地采購茶葉匯集到歸化(今呼和浩特)、多倫,然后以駱駝為運輸工具,途經烏蘭巴托、恰克圖、科布多,或經包頭、經棚、赤峰等地,最終到達莫斯科、圣彼得堡及東歐各國。這條活躍了300多年的國際商道,在地球的北部鐫刻了一條條深深的商賈文脈。然而,在當代人的記憶里,“茶葉之路”卻消失得無影無蹤,以至我們在歷史教科書中都找不到它的痕跡。查閱新出版的《新全球史》,此書洋洋灑灑上千頁,突出強調不同文明之間在文化和經濟方面的相互交流和相互作用,卻只字未提橫跨歐亞大陸的“茶葉之路”。“茶葉之路”似乎已被歷史的塵埃掩埋。

  “茶葉之路”的文化意義

  拂去歷史的塵埃,探尋300多年前的真相,當我們以文化探索的姿態走進“茶葉之路”時,首先的疑問是:茶葉的力量真的能開通一條橫跨歐亞萬里商道嗎?在這條道路上曾經發生了怎樣的故事呢?

  中國是茶葉的故鄉。茶葉是中華農耕文明的精品。茶樹經過“葉綠素”轉換,將太陽能直接轉化為人類生命的綠色能源。歐洲人的祖先與蒙古人一樣,都是“牧羊人”,都以食肉為主,都有飲茶的傳統。食肉為主的人群通過大量飲茶才能得到維持生命的綠色能量。所以,茶葉對于游牧民族來說是須臾不可或缺的飲品。至今歐洲人依然保留了喝“下午茶”的習慣。鄧久剛先生的《茶葉之路——歐亞商道興衰三百年》一書所說“寧可三日無食,不可一日無茶”的生活習慣,美國作家艾梅霞的著作也提到“我的蒙古朋友有父母去世,下葬的時候總是在頭下枕一塊茶葉”的喪葬習俗,都源于這種生命的渴求。

  茶葉代表著綠色,代表著陽光,代表著文明,代表著生命。茶葉占有人類“飲料之王”的地位,如同圍棋是“游戲之王”、太極拳是“競技之王”一樣,都經過了幾千年以來人類文明的“自然選擇”。

  在“茶葉之路”的古道上,與茶葉一起輸出的還有用蠶絲織成的綢緞、用棉花紡成的布匹,它們都是純天然的綠色產品,而且攜帶著中國人的生活方式和文化氣息。通過“茶葉之路”,中國人把綠色文明輸往俄國,然后擴展到整個歐洲乃至世界。在人類文明史上,古老的中華民族總是以和平方式輸出文明,“絲綢之路”如此,“鄭和下西洋”如此,“茶葉之路”又一次印證了這一點。“茶葉之路”是中華文明史、東西方文化交流史、國際貿易史的一段佳話。深入研究“茶葉之路”會發掘它的考古學、歷史學等文化意義。這條古老的“茶葉之路”也稱草原絲綢之路,是人類文明發展史上的一大創舉,是連接貫通東西文化交流的“動脈”,是不同國家地區、不同民族文化風格的匯合地,承載著東西文化相互傳播的偉大使命。

  “茶葉之路”的政治意義

  茶葉之路開通在《中俄尼布楚條約》簽訂的前后。這一條約是沙皇俄國與清王朝簽訂的,其重要意義在于從此順利展開了中俄兩國的邊境貿易。

  《晉中地區志》記:“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太谷、祁縣、榆次的旅蒙及旅俄商人中以駱駝和車輛作運輸工具的‘駝幫’和‘車幫’開始出現。穿越蒙古高原,將福建、兩湖的茶葉、絲綢運往俄國及東歐各國。”

  “旅蒙俄商”駝隊在蒙古高原廣袤的荒野上,在西伯利亞寒冷的大地上,踏出了一條條道路,載著中國的茶葉、瓷器和絲綢、布匹的龐大駝隊從草原走過,運銀錠的牛車和官方派出的外交使團的身影從草原經過,強盜們的暗影像幽靈似的閃過……俄羅斯商人、中國商人、阿拉伯商人,官方的、私家的商行,各種各樣的角色競相登場亮相,在歐亞草原戈壁廣袤的舞臺上演出了一幕幕生動的歷史悲喜劇。

  關于草原民族對東西方經濟貿易的作用,艾梅霞在她的《茶葉之路》一書里寫道:“要理解聯結滿清帝國和俄羅斯帝國的茶葉之路以及它們之間的貿易,我們必須清楚地認識到,清俄之間的草原民族的貢獻至關重要。是這些草原民族使得東西方成為一個統一的經濟實體。”踏上歷史的“茶葉之路”并非浪漫之旅,這是一條灑滿了血淚、堆滿了白骨、充滿了荊棘的探險之路。旅蒙商、旅俄商們有著儒家誠信厚道的傳統精神,也有商人的精明強干與開拓精神,但憑此闖過大草原、大荒漠是不夠的,還需要蒙古族、回族等兄弟民族的支持與幫助;有這樣一個多民族組成的團隊,才能在人跡罕至的蠻荒中沖出一條血路。在茶葉之路的萬里征途中,眾多民族兄弟生死相依、團結一心,戰勝荒野中的風沙雨雪,擊退草莽中的盜匪猛獸,披荊斬棘,勇往直前,充分表現出中華民族開放包容的博大胸懷和開拓進取的英雄氣概;在長達300多年中,在地球的北部、大漠荒野,在異國他鄉奏響了中華民族團結的凱歌,為中華文化增添了全新的內涵,為世界貿易史譜寫了宏偉的篇章。

  通過“茶葉之路”,中俄之間進行貿易交往300多年,極大地促進了兩國的經濟發展,增進了彼此的互相了解;旅蒙俄商們在俄蒙地區經濟建設方面的歷史意義,也早已被所在地方的人民所認識。

  “茶葉之路”和旅蒙俄商現象的經濟意義

  橫跨歐亞的“茶葉之路”所經歷的漫長歷史,幾乎可以與大清王朝的興衰史疊印在一起,這本身就是一個奇跡。這個經濟現象值得我們認真研究。

  大多數人都會認為“股份制”是西方人的專利,而事實上300多年前以大盛魁為代表的國際商貿集團是我國最早出現的外向型民營股份合作制企業,而且旅蒙俄商們的企業制度不是向西方學來的,是土生土長的。其中“人合性”與“資合性”的結合是極為巧妙的,而且是以“人合性”為主,“資合性”為附,因而更具凝聚力。其中最能體現中國特色的是他們對“商譽”和“信用”的珍惜達到了甚于生命的程度。例如,由大盛魁出資設立的小企業絕不允許用“大盛魁”的商號,而須另起一名,因為這些小企業有上百家,一旦某家小號虧損甚至倒閉,并不影響總號的商譽。其內部管理極為嚴格,企業規章十分健全,透視出可貴的現代性、科學性。還有,對人才的重視和嚴格用人制度也是其成功制勝的法寶。旅蒙俄商們創造了最早的“期權制”(身股),即員工在企業的股份隨著其工齡和貢獻在增長,都記在“公積金”里,一旦辭職或跳槽,身股便化為烏有,期權制把員工的命運與企業綁在了一起。現代企業家們至今還在苦苦探索的制度建設和管理方式,旅蒙俄商們在300多年前已經應用自如了。

  旅蒙俄商們能夠積累起巨額資本,靠的是龐大的“公積金”——依托“公積金”他們建立起自己的金融體系,即錢莊、票號和典當等,保證了金融資本的周轉、調撥和匯兌等資本運作可以做到“如魚得水”;有了龐大的資金支持,其所從事的行業除茶葉和金融外還包括毛皮、牲畜、服務業、運輸業、綢緞莊、瓷器等等,無所不包。

  “商業造就城邦。”“茶葉之路”的繁榮,極大地刺激了我國北方經濟的發展,大批城鎮在它的影響下萌芽、發育、成長。這批城鎮以呼和浩特和包頭為中心,在其兩翼鋪展開的有:科布多、烏里雅蘇臺、定遠營、河口鎮、集寧、豐鎮、隆盛莊、多倫、張家口、小庫倫、海拉爾和牙克石、滿洲里。比如“先有復盛公后有包頭城”,這是迄今為止仍然在包頭廣泛流傳的民諺。在“茶葉之路”催生下,由旅蒙俄商與各民族共同培育起來的一批商城,在當時幾乎是“平地冒出的城市”。

作者簡介

姓名:董恒宇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河北11选5分布走势图-河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