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項目成果
自然主義是一項“研究綱領”
2019年07月23日 09:2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吳三喜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如果從20世紀的杜威和奎因算起,哲學自然主義在西方學術界的統治地位至今已有百年之久。多數哲學家都認為自己是自然主義者,這使得很少有人站出來公開反思和反對這一立場。在當代哲學格局中,繁榮著各種自然主義要求:自然化先驗、自然化心靈、自然化認識論、自然化現象學等,這些要求都可以歸入這樣一種普遍的趨勢之中,即在自然主義的基本要求下進行哲學探究活動。 

  將科學方法排他性地

  當作信念的證據來源

  然而,肇始于阿爾文·普蘭丁格(Alvin Plantinga)等人的“改革宗認識論”運動卻提出了與西方哲學這一普遍趨勢截然相反的觀點和立場。普蘭丁格指出,雖然自然主義與科學具有一致性,但這種一致性只是表面上的;從深層上看,在自然主義和科學之間恰恰是不和諧的。另外,普蘭丁格論證自然主義表面上是進化論的哲學后果,但其實可以用進化論來攻擊自然主義,這就是他著名的“反自然主義進化論論證”。作為普蘭丁格的弟子和“改革宗認識論”運動的第二代代表人物,邁克爾·雷亞(Michael Rea)在繼承第一代基本立場的前提下,做出了不少重要推進,形成了“自然主義研究綱領”這一新的批判進路。

  在雷亞看來,真誠的探究活動,嚴格說來指的是能夠基于被我們視為證據(evidence)的東西來修正信念的活動。為了順利地開始一項探究,必然要求證據先行,而這些證據之所以能夠成為證據,在于我們總是有某些傾向(disposition),這些傾向使得我們在開始一項探究之前,能夠將某些東西把握為證據或證據來源。這樣的傾向被雷亞稱為“方法論傾向”。對于大多數人而言,探究的方法論傾向不是通過反思獲得的,而是無意識地獲得的。

  那么,什么是“研究綱領”(research program)呢?在雷亞的論述中,研究綱領指的就是這種方法論傾向,并且是那種排他性的方法論傾向。研究綱領這個詞比較出名的用法出現在拉卡托斯那里。在拉卡托斯看來,一項研究綱領往往具備三個要素:能夠免于修正的論題內部的獨特“硬核”;由很多輔助性論題組成的硬核外圍的“保護帶”,它們可以根據具體需要進行修正,以適應可能威脅硬核的經驗觀察;一套解決問題的策略。雖然雷亞對研究綱領的理解與拉卡托斯有相同之處,但二者差異更大,最重要的一個差異就是對研究綱領硬核的理解不同。在拉卡托斯那里,硬核是一種實質性的論點,雖然有外圍保護帶,但是當保護帶無法涵蓋經驗事實的陌異性時,后者終究能夠影響到對硬核的修正。但是在雷亞這里,首先他放棄了硬核是一種實質性論點的主張;其次,他拒絕了拉卡托斯承認的那種經驗與綱領之間的摩擦力,不主張基于證據就能夠采納或拋棄某種研究綱領。

  由此,如果說自然主義是一項特殊的研究綱領,其實就是說它是一套特殊的排他性的方法論傾向,而既然(方法論)傾向指的是在真誠的探究活動中人們將某物當作信念的證據來源的傾向,那么自然主義作為一項研究綱領其實說的就是一種特殊的將某物排他性地當作信念的證據來源的傾向。那么,究竟將什么東西排他性地當作信念的證據來源呢?雷亞指出,這個享有尊榮的東西就是科學方法及其相關方法。但是,將自然主義刻畫為一種研究綱領的做法必然會與將自然主義看作一種實質性觀點的傳統做法產生沖突。對此,雷亞的論證策略是,如果將自然主義刻畫為一種實質性的觀點,會陷入一種兩難境地:要么導致自然主義的自我瓦解,要么使其背離整個自然主義傳統中的核心傾向。我們來看看雷亞的這種間接論證是如何進行的。

  批判傳統自然主義

  鑒于自然主義的特征刻畫差異巨大,雷亞給出了幾種具有代表性的自然主義版本(version)。第一種是“形而上學自然主義”,其實質是一種主張不存在超自然事物的自然主義,代表人物有阿姆斯特朗、泰伊、丹托(Danto)等人。但是在雷亞看來,這一論點還不夠豐富,需要佐以其他的實質性論點,比如什么是自然事物,什么是超自然事物。然而,即使補充上這些條件,困難仍然存在,因為對其的理解不外乎以下三種方式。(1)這里宣稱存在的東西,其實就是20世紀中后期自然科學理論規定存在的東西。這樣的理解使得形而上學自然主義無法與整個自然主義傳統相一致。(2)所以出現了一種緩和的、更開放性的理解,即形而上學自然主義是一種條件斷言:對于任何時間t,一個特定的本體論論題在t時是真的當且僅當在t時被接受的科學理論暗含著它。但雷亞指出,這樣的理解更為荒謬,因為它似乎將存在的標準移交給了人類和時間。由此,(3)進一步的調整方案產生了,即仍然肯定條件斷言理解,但是根據皮爾士主義將標準交給了所謂的“理想科學”。但是雷亞指出,這種理解要么是空洞的,要么就是認識論的。因為,我們目前的科學當然不是最理想的科學,說存在的標準取決于理想科學,其實就是說現在沒有哪種本體論是正確的;或者,這個論題是說合適的本體論應該或能夠取決于未來那種理想的科學,但是這樣的理解與其說是形而上學的,不如說是認識論的,它表達的無非是一種對物理學向我們揭示關于世界的全部真理的能力的肯定,換句話說,它是一個偽裝的認識論論題。

  第二種是“認識論自然主義”。這種自然主義版本包含兩個方面,一是關于認識論這個學科的觀點:認識論是科學門類下的一個經驗探究學科;二是關于知識或信念的觀點:知識或信念的恰當獲得和證成方式是科學及經驗方法。在雷亞看來,對第一個方面的承認并不意味著對自然主義的認同,一些有神論者和當代柏拉圖主義者都或多或少承認認識論研究的科學屬性,但是我們很難將他們等同于自然主義者。雖然第二個方面并沒有自稱是分析(概念)命題,但這個命題的可靠性,即相信只有經驗方法在得到證成的信念中起作用的理由必然在經驗方法之外,否則就是循環論證,然而這個要求又否定了自然主義的一般承諾,即一切以科學方法為準的承諾。

  最后一種常見的自然主義版本是“方法論自然主義”,其實質性論點是主張哲學探究方法要與自然科學中的經驗探究方法相一致。但在雷亞看來,這種版本的自然主義其實包含三層意思,即要么是一種關于世界如何的背景預設,它指導和限制著探究進程;要么是一種關于探究如何進行的觀點;要么是一種關于何種探究更有效的觀點。在雷亞看來,這三層意思表達的或者是形而上學論題,或者是認識論論題。既然上面已經指出形而上學版本和認識論版本的缺陷,所以這種方法論版本同樣無法成立。

  雷亞歸于傳統自然主義觀點的兩大缺陷是,空洞無物或者自我瓦解。當把自然主義理解為一項研究綱領的時候,正好可以避免這兩個缺陷。之所以說這種理解不是空洞的,是因為它牢牢把持著僅僅把科學方法當作基本的證據來源這一核心。雖然我們很難確切地說到底什么方法才能算作科學方法,但我們可以說科學方法在目前指的就是那些在當代生物學、化學和物理學中經常得到采用和尊重的方法(包括好的論證準則、理論選擇標準等),同時還包含對記憶和證詞,以及明顯的數學、邏輯、概念性真理之判斷的依賴。之所以說這種理解不是自我瓦解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它足夠自由,能夠允許科學方法的范圍隨著時間的改變而改變。正如雷亞指出的那樣,隨著科學方法的改變,自然主義者所共享的整套方法論傾向也會相應地改變,但是共享的研究綱領的核心——將任何科學方法當作基本的證據來源的傾向——將保持不變。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青年項目“克爾凱郭爾主體性真理觀研究”(15CZX031)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河北師范大學哲學系)

作者簡介

姓名:吳三喜 工作單位:河北師范大學哲學系

課題: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青年項目“克爾凱郭爾主體性真理觀研究”(15CZX031)階段性成果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河北11选5分布走势图-河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