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傳播學 >> 頻道首發
傳播學研究的理論思考與未來展望
2019年07月23日 13:36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吳飛 字號

內容摘要:2019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在第8期《求是》雜志上發表的文章《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不能沒有靈魂》中指出:“一切有價值、有意義的文藝創作和學術研究,都應該反映現實、觀照現實,都應該有利于解決現實問題、回答現實課題。

關鍵詞:

作者簡介:

  2019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在第8期《求是》雜志上發表的文章《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不能沒有靈魂》中指出:“一切有價值、有意義的文藝創作和學術研究,都應該反映現實、觀照現實,都應該有利于解決現實問題、回答現實課題。”這對中國傳播學研究提出了新的要求。

  傳播學,是一門研究人類交往實踐的學科。而人的交往實踐,鑲嵌進了人類的心智和生產實踐之中。社會因溝通(傳播)而存在,這使得只要是人的實踐活動,就包含著傳播的因素。如果說古希臘人的修辭術是西方傳播學的源頭,那么傳播學研究可謂歷史悠久。但如果以施拉姆創立一個正式的學科開始,傳播學成立不過百年。施拉姆確立傳播學基本范式的年代,是大眾傳媒開始深度影響人們社會生活的時代。大眾傳媒的影響力是巨大的,傳播學將其學術資源投入對大眾傳媒所帶來的諸多變化的研究之中。線性傳播模式的分級解讀主導著傳播學研究的基本走向。傳播者、傳播渠道、傳播內容、受眾、效果這幾個關鍵詞基本上可以構筑傳播學理論大廈的主體。

  學術研究中,傳播學不停地吸納其他學科的理論,而其他學科研究也常常關注傳播學領域,但似乎到目前為止,傳播學仍處于一種“第二學科”的地位。很多傳播學者是以心理學家、社會學家、文學評論家和歷史學家等其他學科的身份開始其傳播學研究生涯的,傳播學是很多學者的第二學科選擇。

  傳播學研究和發展的現狀是由以下幾方面因素導致的。一是傳播學研究的對象沒有科學精確的定義。傳播的概念非常廣泛,以致它所覆蓋的內容彼此根本無法協調。二是完美的溝通理想與現實的溝通障礙存在的巨大差異,讓研究者產生一種深深的無力感。三是對傳播學理論理解的存疑。譬如關于大眾傳播的效果研究就很難得出一個基本的定論,同一種理論假設,研究的結論往往是兩可的。

  不過這并不影響傳播學的繁榮。無論是在中國還是在其他國家,傳播學一直處于高速發展之中。根據《中國新聞傳播學年鑒·2015》統計,我國有600余所高校開設了新聞傳播類專業。傳播學家克雷格認為,傳播學是一門實踐性學科,為探索傳播現象和傳播問題提供各種可能的概念資源。廣闊的交往實踐使得傳播學科永遠不會被一種理論或理論體系統一起來,而是包含多種多樣的學術路徑。他梳理了西方傳播學的七種學術傳統,即修辭學傳統、符號學傳統、現象學傳統、控制論傳統、社會心理傳統、社會文化傳統、批判傳統。透過諸種理論脈絡,我們不難發現,說服與信息控制是傳播網絡的目的,而傳播學正是揭示這種權力運作機制的學科。

  我們需要注意的是,從20世紀五六十年代新科技革命出現開始,信息技術、新材料技術、生物工程技術、海洋技術、空間技術迅速發展,人類交往的成本在大幅度降低而交往能力在增強,人類社會從工業時代進入信息時代。新技術從根本上重構了人類的社會生活與經濟生活,人們的交往實踐呈現出完全不同于工業革命時期的面貌。但大量的傳播學研究還在類似于知識溝、議程設置、框架理論等少數相對成熟的理論領域添磚加瓦,沒有關注到整個哲學社會科學,尤其是自然科學的重大研究突破,比如人工智能、生命科學、仿生學、區塊鏈等。傳播場域內部一直不缺少反思者,但進行反思性革命的思考并實踐的學者卻不多。當前,傳播學研究不僅要努力重構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形成新聞傳播學科新版圖,更要關注傳播研究的未來走向。傳播研究需要有自己的理論追求,那就是為建構理想家園提供思想資源——“我”“你”“Ta”都彼此共存相融,在對話協商的基礎上,完善交往法則,引導交往行為與實踐。

  今天,人類社會雖然因為互聯網,有了社交媒體這些交往媒介,地球村正成為現實,人類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連接在一起,但社會制度、文化觀念、意識形態等差異仍然廣泛存在。各種不同的權力網絡,通過編織符號和意義左右人們的想象和行為,巨大的人類交往網絡正在裂變成無數個局域網——你與我,你們與我們并沒有因為網絡技術的發展而變得心連心。但我們又必須認識到,網絡社會的形成、全球化的進一步推進,使得人類社會已經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今天的傳播學必須從這一視角提供理論資源,以促進不同文明的共存互榮、共同發展。

  庫爾德利認為,傳播學研究不能把媒介“當作物件、文本、感知工具或生產過程,而是在行為的語境里參照人正在用媒介做什么”。人們在交往時,不僅相互傳遞信息、建構意義,而且相互之間存在或可能正試圖建立關系,以及在特定社會情境下進行交往。這是我們深入理解傳播的奧秘所在。曼紐爾·卡斯特在《互聯網星系》一書中分析,互聯網文化的基石是學術與科學的技術精英文化,技術精英文化是啟蒙與現代性的延續,其核心是堅信科學和技術發展是人類進步主要動力。我們注意到,當下最具決定性影響力的傳播運動,正是那些努力爭取傳播自主權并為建構信息時代的新公共空間奠定基礎的社會運動。今天新技術支持的傳播網絡,由于其多模態和普遍性,使得社會傳播網絡能夠囊括多樣化的文化和信息,其寬容度比歷史上任何其他公共空間都要大,這些都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提供了物質可能性。因此,這是一個充滿積極和希望的網絡社會。重構這一網絡運行邏輯,創新傳播理念,就成為傳播學未來的使命了。

 

  (作者系浙江大學公共外交與戰略傳播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作者簡介

姓名:吳飛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河北11选5分布走势图-河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