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傳播學 >> 新聞業務
聚合新聞:新聞聚合服務對新聞編輯行業的影響
2019年07月22日 13:25 來源:《編輯之友》2018年第2期 作者:常江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新聞聚合服務的崛起和主流化對傳統及數字新聞編輯行業產生了顯著的影響,這種影響體現在新聞編輯日常實踐、新聞編輯角色定位,以及新聞編輯與新聞行業的關系三個維度上。文章基于在瑞士一家本地新聞網站展開的田野調查,結合通過互聯網檢索獲得的相關行業自述文本,嘗試對上述影響做出清晰而準確的剖析。在“聯接為王”及其他與之類似的話語的支配下,數字新聞行業開始全面重視編輯業務在聚合時代扮演的重要角色;一種新的、基于數字化平臺和聚合邏輯的專業主義新聞編輯理念和新聞編輯身份認同也在逐漸形成;而編輯群體是否能夠順利完成從“內容生產者”到“內容策略設計者”的角色轉型,將是決定整個行業生態的一個至關重要的因素。

  關鍵詞:新聞聚合/新聞編輯/數字新聞

  作者簡介:常江(1982- ),男,吉林長春人,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融媒體新聞理論與實務、媒介文化研究。北京 100084

 

  新聞聚合(news aggregation)是Web 2.0技術環境下的一種常見的新聞內容服務,通常由兩部分組成:線上的內容供應商,以及裝載于用戶上網終端的客戶端軟件或網絡應用。具體而言,內容供應商完成對新聞的聚合,并借助大數據實現對新聞用戶的精準推送;新聞用戶則在瀏覽這些內容的同時,以不斷上傳自己的閱讀行為數據的方式實現對特定新聞內容的“訂購”,為內容供應商的推送服務提供依據。[1]

  與傳統的新聞內容服務模式相比,新聞聚合給用戶帶來的便利性是不言而喻的。一方面,它為用戶節省了搜索網頁、尋找有用信息的時間,極大提升了新聞流通的效率;另一方面,它也克服了傳統新聞內容有效性的局限,精準推送機制提升了信息嵌入用戶日常生活的程度。因此,在新聞聚合服務中,“聚合”與“推送”是不可分割的一體兩面,離開了精準推送,新聞聚合只不過是一種新的版面語言而已。

  新聞聚合的雛形是主要借助網頁瀏覽器和電子郵件系統實現分發的RSS(Rich Site Summary)服務。最早的RSS產品由瀏覽器公司Netscape于1999年推出。但在移動互聯網尚未發展成熟的情況下,早期RSS服務過分依賴既有的分發渠道,不但難以實現“用戶友好”,[2]且無法實現真正意義上的精準推送。其運作模式與傳統報刊訂閱模式十分接近,因此能夠很快地為傳統媒體使用者所接受。以RSS為代表的新聞聚合服務因《紐約時報》等主流媒體的采用而開始獲得影響力,進而成為以互聯網為承載平臺和傳播渠道的各類新聞媒體的一種“標配”。[3]至2005年,幾乎所有主要的網頁瀏覽器都完成了對聚合服務的內置;至2015年,在移動終端帶來的個性化新聞訂制浪潮中,全球范圍內總計有超過2000萬個使用新聞聚合的網站。[4]

  目前,在全球范圍內,常見的新聞聚合服務有如下幾個類型:一是新聞聚合網站,如谷歌新聞、赫芬頓郵報、Event Registry等;二是網絡閱讀器,如Flipboard、News 360、NewsBlur等,這些閱讀器可能在PC端和移動端擁有不同的版本;三是社交化新聞聚合,如Digg.com和Reddit.com等;四是個人化新聞聚合等,如NewsPrompt等;五是矯正式新聞聚合,如NewsCube等。但與傳統新聞業關系最為密切的,是前兩種類型,即新聞聚合網站和網絡閱讀器。

  新聞聚合服務的主流化不可避免地對傳統的新聞生產程式,尤其是新聞編輯工作方式構成沖擊和影響。長期以來,編輯既是新聞從業者的一項核心技能,也是新聞業內的一個核心職業,是一個決定“誰有權力通過控制某種特殊技能以實現對符號的操縱”的關鍵元素。[5]但新聞聚合時代的到來改變了這一切。如有學者所指出的,新聞聚合服務給新聞業帶來的是一場“管轄權”的危機,即傳統意義上的關于“新聞是對關于當下的一般性優質信息進行收集和分發”的觀念究竟在多大程度上還有合法性的問題。[6]近10年來,無論在新聞傳播學界還是業界,如何在“聚合的時代”保持新聞業的獨特性,亦即“如何區分新聞與博客、報道與聚合”,[7]成為一個爭論不休的問題。如Lewis所言:“專業主義復雜性深深嵌入當下這場以用戶為中心的關于新聞協商的開放式討論中,同時也被這場討論不斷改造。”[8]

  本文主要探討新聞聚合服務的崛起及主流化對于傳統及數字新聞編輯行業產生的影響,采納美國學者J.Singer提出的分析框架,在知識社會學的視野下,將“編輯”視為關涉新聞業“管轄權”的一種重要知識。這一視野下,編輯不僅僅是新聞從業者的一項技能,更是決定新聞職業獨特性與合法性的關鍵品質。[9]具體而言,本文將分別從三個維度展開分析:新聞編輯日常實踐、新聞編輯角色定位,以及新聞編輯與新聞行業的關系。

  本項研究主要采用田野調查和深度訪談的方法。分析所基于的經驗資料,大部分源于本文作者于2016年2-3月在瑞士一家地方新聞網站展開的小型田野調查。該網站最初是一張英文日報,在2015年年初停止紙質版出版,轉型為一個純數字新聞機構。由于以英語為出版語言,該網站的編輯團隊高度國際化,編輯人員分別來自英國、美國、南非、新西蘭等英語國家,以及法國、意大利、瑞士等非英語國家。網站以刊登本地時政、文化及娛樂新聞為主,內容總體較為軟性,同時為用戶RSS訂閱服務。此外,為使研究結論更具解釋力,還采用了部分源于經互聯網檢索獲得的新聞編輯人員的自述文本或訪談言論作為補充經驗資料。

  一、聚合時代的新聞編輯工作日常實踐

  在聚合時代,網絡新聞編輯工作的日常實踐與傳統模式相比最大的變化,就是編輯人員為完成這項工作所需掌握的信息量的日趨龐大,所需面對的工作壓力也更加沉重。

  筆者訪談過的一位瑞士地方新聞網站的編輯表示,在網站引入了聚合服務之后,自己每日需要處理的信息量陡然增大。為確保本網站提供的信息與其他線上聚合服務提供者相比具有時效和容量上的優勢,這位編輯每天都要閱讀來自超過100個RSS新聞源的信息。網站每日早間的推送是重中之重,而這組推送通常要包括4-5個重量級故事以及6-7個次級故事。美國學者CW Anderson對著名網絡新聞機構赫芬頓郵報的調查也顯示,聚合服務的存在使新聞編輯開始面臨前所未有的工作壓力。有新聞網站編輯表示:“我的鬧鐘每天早上6∶55準時叫醒我,而我則會立刻跳下床,打開MSNBC,展開對當天熱點新聞的梳理。只有在確保沒有發生爆炸性新聞的情況下,我才可以放心地吃早餐。”[10]在一篇行業自述文章中,一位資深網絡新聞編輯表示:“盡管最簡單的新聞聚合方法是(借助算法)自動集成所有新聞源的最新頭條……但毫無疑問,要想讓新聞能夠正確地推送給目標受眾,編輯的人為判斷是必不可少的因素……在發現和處理信息的速度上,計算機遠非人力可及,但缺少人類智慧的編輯機制必然導向不智能的結果。”[11]

  聚合機制的引入使新聞編輯每日所要處理的新聞素材的數量和容量均大大超過傳統專業范疇內的日常新聞稿件,而這一工作也由以往的主要在晚間完成,轉變為幾乎完全在早間完成。一位瑞士受訪者表示,自己過去喜愛新聞編輯工作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更加自由的時間安排,由于新聞網站時代的每日頭條及頁面大多是在前一天晚上或深夜完成的,因此早間相對而言是比較悠閑的時段,但這一切在聚合機制引入之后發生了徹底的改變。

  聚合時代新聞編輯日常工作實踐的另一個顯著的變化,是新聞價值判斷標準的多維化。傳統的新聞價值判斷標準是扁平化的,通常由若干個在邏輯上平行的指標體系構成。在社交媒體崛起之后,網絡新聞編輯在進行新聞素材的取舍時,須在原本的價值體系之上增設“目標用戶興趣/利益”指標,從而使新聞價值體系呈現出由新聞文本自身屬性到“社交指涉”的二元體系。[12]而在新聞聚合的時代,網絡流量又作為一個新的維度,被納入新聞價值的判斷體系中,因而成為編輯進行新聞素材的選擇、甄別和考量的一個重要維度。而造成這一局面的原因,在于現有的行業數據表明聚合式數字新聞內容每日的流量高峰出現在早高峰時段前后,[13]因此所謂的“網絡流量”維度,并非指網絡新聞編輯要讓新聞內容本身吸引更多的關注(這一點早在沒有互聯網的時代就是一件重要的事),而是新聞編輯活動要依照聚合時代的新聞流的規律調整自己的評判標準——這是一個時間的維度。在這一維度的觀照下,新聞編輯工作除要考慮新聞素材自身的屬性以及目標用戶的行為習慣外,還要將網絡信息流動的時間規律納入考量(參見圖1)。

圖1 數字時代新聞價值判斷標準的演化

  在工作壓強增大和專業理念多維化的前提下,“速度”成為編輯工作質量的一個決定性因素。一位受訪的瑞士新聞網站編輯表示,自己對老式新聞業精雕細琢的傳統并不感冒,“一個星期出一篇報道,在今天看來是十分懶惰的行為……我們應該在盡可能短的時間里,用充足的信息為用戶描繪一個完整的圖景”。而另一位似乎十分緬懷傳統新聞業的網絡編輯則認為,慢工出細活的深度報道才是“最理想的新聞工作”,但今天已無人可再從事這樣的工作了。有學者指出,人們對聚合時代的新聞機構的預期是提供“一站式購物”(one-stop shop)的新聞消費體驗,即令用戶在最大程度上高效、集約地完成對本地政治及娛樂新聞的獲知。[14]

  對于新聞網站來說,聚合服務的引入并未導致原創新聞數量的減少。恰恰相反,為在浩如煙海的新聞訂閱源中脫穎而出,以及盡可能被綜合性聚合平臺及閱讀器(如谷歌新聞和flipboard)引用,各大新聞網站甚至要提升原創新聞內容的數量以提升競爭力。例如,我展開田野調查的瑞士地方新聞網站只有11位全職編輯,但平均每天要刊發15條左右原創新聞報道,這也就意味著每一個編輯平均每天要處理超過1個原創新聞故事,而這項工作很多時候都是在早間趕工完成的;至于美國NBC網站這樣的綜合性網絡新聞機構,每天推出原創新聞的數量則要在40條~50條之間。然而,原創新聞數量的提升并未使新聞推送的工作量相應減輕。相反,為在聚合機制中占據優勢,網絡新聞機構大多設立了重復推送機制,即在一天之內的不同時段對當日新聞進行多次、反復的推送。由于現有的新聞聚合機制的算法通常并不過濾同一機構推送的內容相似的新聞,因此重復推送機制就成了提高新聞可見度的一種最直接的方法。有人甚至將采用這種機制的網絡新聞機構喻為“內容農場”或“數字血汗工廠”,其宗旨就在于“容易被聚合算法檢索從而制造流量”。[15]

  正如有學者指出的,在聚合時代,“路徑錨定”的重要性大大超過了傳統新聞編輯體系所強調的“把關”。[16]這一變化意味著新聞產品如何在浩如煙海的數字信息流中脫穎而出并成功吸引用戶的注意力成了編輯方針的核心內容,“新聞范式……實現了從‘發布什么’到‘如何推廣’的轉型”。[17]對于編輯來說,日常工作的范圍遠遠超過了對新聞文本進行厘定的范疇,更包括了提升新聞在線上新聞流中的能見度的種種努力。[18]新聞編輯的日常工作時間并不僅僅是工作量的加大,更是工作性質的根本性變化。

作者簡介

姓名:常江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河北11选5分布走势图-河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