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哲學 >> 來稿首發
莫蘭:現象學核心概念——具身性與能動性
2019年07月23日 09:3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羅志達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2019年6月28日,由德莫特·莫蘭(Dermot Moran)教授主講的“中大禾田哲學講座”之“現象學核心概念”第三講——“具身性與能動性”——在中山大學珠海校區進行。會議室座無虛席,聽眾中甚至不乏學者從外地專門趕來、一同聆聽國際著名現象學家莫蘭教授的報告。本講也是中山大學哲學系(珠海)所主辦之“中大珠海哲學論壇”的第三十六講。在講座正式開始之前,珠海校區哲學系主任陳建洪教授簡短介紹了莫蘭教授,并對他蒞臨珠海校區表達了熱烈的歡迎。

  在該講座中,莫蘭教授從一個宏觀的歷史視角,對現象學傳統中主要哲學家(主要是胡塞爾和梅洛·龐蒂)對具身性(embodiment)問題的分析展開了深入分析,從現象學的視角闡明身體的不同存在樣態(身體與軀體)、身體在觸覺中的獨特構造、以及身體與性別、想象、幻覺等經驗之間的關系,從多個維度系統地闡述了現象學的身體理論。本講座主要分為兩個部分。

  一、現象學的身體理論

  講座伊始,莫蘭教授首先回顧了具身性問題在現象學傳統中的核心位置,指出恰恰是因為胡塞爾與梅洛·龐蒂的研究,身體才在哲學史上第一次作為真正的核心議題而出現。并且,現象學對具身性的研究在現當代的哲學研究中依然凸顯出顯著的相關性與重要性,這不僅是因為它對分析哲學所忽略的身體問題提供了重要的補充,而且因為它對當代認知科學的研究范式轉變提供了持續的思想來源。特別是近年出現的“4E認知”(Embodied, Embedded, Extended, Enactive)范式,更是受到梅洛·龐蒂身體哲學的直接影響。

  莫蘭教授認為,現象學對具身性研究的一個巨大貢獻在于,它細致地區分了身體在第一人稱體驗中所呈現出來的不同模態。這包括“身體”(Leib)與“軀體”(K?rper)。前者是作為從內在被經驗到的身體,對具身意識的經驗。就此而言,身體意味著一個有靈的、活生生的器官——也即以確定之主體性的、第一人稱的方式被經驗到的身體。而后者則是作為自然規律之對象的身體,是個作為“部分間相互外在”(partes extra partes)的身體。基于這個基本的區分,現象學還討論了具身性的不同層面,比如“具身化”(Leiblichkeit)、“軀體化”(Verk?rperung),以及“人類化”(Vermenschlichung)。雖然這些問題都跟人作為具身存在者相關,但卻表達了該問題的不同層面。而梅洛-·龐蒂受到胡塞爾《觀念》II研究手稿的啟發,討論了一種更為基礎的“肉身化”(incarnation),它表達了人類存在的歷史處境、位置、以及時間性的、有限的乃至意向性的被構造本質。在這個意義上,現象學提供了一種對笛卡爾二元論傳統的真正的克服方式,也即它首先表明了在何種意義上,身體與靈魂乃是一種統一體,而非兩個相互外在存在物的聚合。

  其中,身體的一種重要功能在于,它“構造經驗、介入到經驗之中并規定著經驗”。身體作為感知經驗的“底層”,它不斷地在規約著我們的世界經驗,使之在身體所限定的范圍內而被經驗到。莫蘭教授援引胡塞爾在《觀念》II當中的一個例子:人們食用蛔蒿素,這時所有可見的對象“看起來”都像是黃色的。在這里,世界看起來是黃色的,但世界本身并非“是”黃色的,其顏色的顯現乃是藥物所致。莫蘭教授提出,恰恰是身體之內的變化,使得主體對外在世界的經驗也隨之產生了變化。

  進而,莫蘭教授指出身體之于主體性行為的不可或缺性。一方面,身體不可或分地(但不是必然可注意到地)存在于所有感知之中,但它也存在于夢境、空想、幻覺、白日夢、想象中的飛行、以及各種不同的時間移位之中。身體不僅統一了感覺模態,它還生活于一個連續的意識流之中,與幻覺、記憶、欲望、睡眠、夢境以及其它形式的“不在場”互為交織。就此而言,身體構成了感知行為的范導性基礎。另一方面,身體是一種世界意義展開的通道,是世界意義本身的紋理。人類本質上乃是意義的編織者,它們以具身且意向的方式在一個活生生的、時間性的世界境域中籌劃自身,而這個世界總是已經被賦予了意義。梅洛·龐蒂認為,身體就像藝術作品一樣,乃是“活生生的意義關聯”。

  接下來,莫蘭教授繼續談及具身性的關鍵特征。首先,身體構造本身是極為復雜的,在這個過程中“觸覺”在身體構造之中占據了某種本體論的優先性。相對于視覺模態,觸覺模態展現了身體之存在樣態更為深刻的維度。他援引胡塞爾,認為“如果主體的唯一感官是視覺的話,它根本上就不可能具有一個顯現著的身體……身體本身可以源初地被構造,但只有在觸覺之中”。就此而言,觸覺模態在身體構造中具有一種本體論的優先地位,也即身體在觸覺中而“成為身體、它在感覺”。在講座中,莫蘭教授引用了胡塞爾在《觀念》II當中所寫的一段極為著名的表述:

  “如果我們說物理物——‘左手’,那么我就從這些感覺中抽離出來了……如果我確實包含了它們,那么這并不是因為物理物現在更加豐富了,而是因為它成為了‘身體’、它在感覺。‘觸覺’感覺隸屬于被觸摸那只手的每一個顯現出來的客觀空間位置,當它恰恰是在這些位置被觸摸到。而進行觸摸的那只手……在其身體的表面、在他觸摸的地方(或者是被別人觸摸的地方)同樣也具有其觸摸感覺”(Husserl, Ideas II,pp.152-153)。

  恰恰是在這種觸覺模態中,梅洛·龐蒂才繼而發現身體與自身所處的一種源初的“自反性”(reflexivity)關系;也恰恰是在這種與自身身體的觸覺關系中,主體才將自身發現為一種“主體的對象”——也即主體發現自身為一個對象,同時又在自身之對象性的存在狀態中發現其源初的主體性。

  然后,莫蘭教授援引海德格爾的一個重要概念,認為具身性具有一個基本的特征,也即身體是“向來我屬的”。這種“屬我性”不應該被視為一種法律意義上的“所有權”——也即對自己身體的控制權。相反,身體的屬我性意味著它首先區劃了一種身體性空間,而這種空間性從根本上是說“我的”,而非是“他人的”。

作者簡介

姓名:羅志達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河北11选5分布走势图-河北11选5开奖结果